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往来 >

@所有服装人个人现金往来备注“公司”及“货款

2019-12-08 01:08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

  近日,不少行业内的朋友被一则通知搞得云里雾里,随即也在自己朋友圈里刷屏:“鉴于受到银行及税局来电反馈,个人账户的现金往来,

  纺织服装老板们都知道,我们是以票控税的,只要你开了,税务电子底账里面就会清清楚楚看到你的所有信息,比如开给了谁,多少钱、什么商品,什么时间开的,开户行是哪个?所以,很多公司开票的收入走对公帐户,不开的收入走私人账户……

  其实这样的操作在这几年已经屡见不鲜,但是随着现在税务稽查手段越来越多,而且现在很多企业都被查出来了,一查就是好几年。

  8月20日,国家税务总局、财政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、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、国家医疗保障局视频会议部署,今年12月10日前要完成社会保险费和第一批非税收入征管职责划转交接工作,自2019年1月1日起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各项社会保险费和先行划转的非税收入。

  目前仍有不少企业为了少缴税,试图利用私人账户来“避税”。但2018后半年税务稽查,不仅要查公司的账户,更会重点稽查公司法定代表人、实际控制人、主要负责人的个人账户!

  一旦被稽查,补缴税款是小事,还要缴纳大量滞纳金和税务行政罚款,构成犯罪的,更要承担刑事责任!

  2018年5月10日,武汉国税公布一起偷税案件。武汉某公司刘某(支付资金方)交待支付武汉XX包装有限公司(个人账户偷税方)法人代表高XX购货款82,445.86元,货款汇入高XX农业银行个人账户(账号XXXXXX),武汉XX包装有限公司未开具,具体情况如下表,应补增值税11,979.31元。

  如今,每个行业竞争都很激烈,每个老板都希望把自己企业的成本费用降下来,让企业利润更多一点,可每次都事与愿违。

  今年以来,身边做纺织服装的朋友,每一个,是的,每一个都在说:越来越难,越来越难。很多企业已经进入亏损经营,不仅难以发展,生存也变得艰难。

  央视两度为纺织行业发声,其中在8月29日晚央视财经频道的新闻中报道了“PTA价格上涨,销量高,涤纶长丝利润下降”这一热门事件,记者在国内最大的涤纶长丝生产企业浙江桐乡的桐昆集团进行采访,PTA的环比涨幅在40%以上,聚酯和涤纶等化纤原料在这一个多月以来已经上涨了2000元/吨。

  9月4日,央视再度为染料行业发声。从去年开始,国内的染料价格就在一路上涨,从去年年底到今年的7月份,染料价格最高涨幅达到70%左右。目前分散染料价格为4.2万元/吨,同比上涨超过100%;其中主要品种分散黑染料价格为5.3万元/吨,年内最高涨幅超过70%。活性染料目前3.3万元/吨,同比上涨超过40%。

  作为贡献了四分之一全国化纤织造产能的纺织重地,因为环保检查的日趋严格,苏州吴江为了去落后产能把最近三年(2017年~2019年)的初步目标设定为淘汰10万台喷水织机,占去年淘汰前当地喷水织机总数约33万的30%。

  江苏省政府决定,到2020年,全省全面完成化工企业“四个一批”专项行动,今后3年关停环保不达标、安全隐患大的化工企业1000家,沿江危化品码头仓储企业数量只减不增,化工生产企业和液体化工码头入园率达到50%,关停所有不达标的化工园区。

  有一个工厂老板曾经算过一笔账来解释人工成本有多高,工人的工资买五险一金,交个人所得税,一个月付2万块钱的工资成本出去,员工到手的工资只有13000元左右。他手底下有70多个员工,就算每天不开工,房租、水电、人工一个月的成本就是60-70万元。

  只要有一个月停产或者检修等情况,全年的利润就会因此全部搭进去,也许还要亏钱。一个7000块钱的员工,可能还要付1万多块钱给他,所以说企业负担在40%以上。这样下来就根本没有钱进行设备的升级、维修,但是客户又会对你提出高要求,只能硬着头皮买新设备。

  劳动力成本的提升增加了大部分中小企业的生存压力。纺织服装行业数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,人工成本占升本成本的比例大概在15%-30%左右。逐年增加的劳动力成本降低了企业的生产经营效益,也削弱了纺织企业的竞争优势。

  距离江苏太仓利泰纺织厂不到三公里,有一家名叫太仓逸枫化纤有限公司进行了技术改造,他们安装调试好的“机器人”,正在代替人工进行自动落筒。

  这套自动落筒装置,一下子就花掉了300多万元,这笔钱对这家传统化纤公司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,但是江苏太仓逸枫化纤有限公司动力部经理郭雨算过账,如果所有生产线都安装完成后,可以节约工人约20人,按人均工资每年8万元计算,每年节约成本约160万元。

  不仅如此,他们还花800多万元投入了一套自动外检和包装的设备,原来熟练工的人工一小时打包四包,而自动包装线包,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。

  虽然机器代替了人力,提高了生产工作的效率,减少了人力用工成本,但是设备采购的费用昂贵,机器的维修以及升级难度之大让很多中小企业望而却步,对于大厂来说何时才能挣回采购和日常维修的费用,实现真正的盈利也是一个艰难的问题。

  税收更高,原材料涨价,生产和运营成本提升,增幅变慢,企业利润一直在下滑。加上从2019年起社保改革,自2019年1月1日起划归税局统一征收,企业要几乎要多交1倍的员工社保费用。

  这个曾经火遍网络的骨灰级神曲已经在大江南北深入人心,如今制造业就如同这首神曲中所描述的情况一样,涨价、停产放假、关门甚至倒闭,老板确实“跑了”,却是因为不堪忍受巨大成本费用而不得不放弃自己经营许久的工厂。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

Power by DedeCms

地址:丨邮政编码: 丨邮箱:

备案号: